2013年3月18日星期一

黄乃裳


“新福州”诗巫的开拓者黄乃裳

砂拉越有三个大城市:首府古晋,石油城美里,森林之邦诗巫,以人口与面积而论,诗巫在两者之间,成为砂拉越第二重镇。

远在1899年间,这里还是一片原始山林,罕见人迹,虽然在砂拉越白人拉惹的统治下却无从将它开发,任由自生自灭,自以为没有利用价值。

那个时候有一位福州人黄乃裳,因为在家乡参与革命,倡议新法,给官府抓了入狱,趁机逃走,到了上海,九月间南渡到了新加坡,他已经五十一岁,担任《新报》的总编辑,曾经到过马来亚、苏门答腊、荷属东印度群岛好些地方勘察,都没有找到一处理想可以使合作为大量移民的地方。

19004月,他透过女婿林文庆医生的介绍,得到砂拉越第二代拉惹查理士·布洛克的同意,驾船到砂拉越拉让江,在诗巫的下游勘察了三天,认为那个地方很有开垦的价值,同年的5月,便到古晋,经过侨领王长水的引介谒见拉惹,商谈开垦拉让江诗巫附近的条件,拉惹深表同意,立即议定了17项条约,黄乃裳于是返回福州招兵买马,浩浩荡荡朝向诗巫进发,几经艰辛,把诗巫开发起来,一步一步成为现代城市,始有今日,而当1937年福州人士组织成了“富华垦殖公司”之后,奉称他为“诗巫港主”,也把诗巫称为“新福州”,事实上,诗巫开发之功,固然全在福州人身上,而中国人之居留在诗巫者,亦以福州人为最多,俨然是福州人的世界。


开发的过程荜路褴褛,艰苦备尝,当然是无限血泪辛酸所凝成的,这里分别把经历情形叙述一下。

黄乃裳与砂拉越拉惹所定的17项条约中,最主要的几项是黄乃裳负责招募男女农工1000名,小童300名,在拉让江诗巫附近种植农作物,首批农工必须在1901630日以前到达,其余的亦要在1902630日以前到齐,政府贷款成人30元,小童10元,六年内要还清,由第二年开始,每年大人还6元,小童还2元,船费规定每人由政府负担5元,不管是从中国或新加坡来的都一样。

垦地每成人分给3英亩,20年为期,期内免税,第20年开始,可以向政府请颁地契,每亩纳税一角钱,不准转卖,可领土地,必须开耕不得废置,人员一律不准吸食鸦片及赌博,借款30000元给黄乃裳,由林文庆邱菽园两人担保。

开垦条约定好之后,黄乃裳便和一个名为力昌的人返回福州在闽清、古田、闽侯、永福、永泰、屏南、福清各地招募农工,分为三批出发,第一批72人在1901220日抵达诗巫新珠山,第二批535人,在1901316日到黄师来和新珠山,第三批512人,在190273日到诗巫,三批共1119人。

第一批由力昌率领,其中后来成为名流的有陈观斗,黄清春,黄贞人等,在19001223日由福州动身,先到新加坡,113日转到古晋,9日后才到诗巫,一直到新珠山盖搭亚答屋居住。第二批由黄乃裳亲自率领,190127日由福州起程,经过厦门出国,32日抵达新加坡,这批人中后来有几个成为很有名望的富商如刘家洙、黄景和、林文聪、丁兴俊、黄天龙、刘兆富等,到了新加坡,忽然有些潮厦商人,散播谣言,故意丑恶宣传,说这些农工,都是被卖作猪仔客,有去无回,于是农工们自相惊扰,大起骚动,后来经过黄乃裳亲自发毒誓,同时又有经美会的林称美牧师赶来劝慰,才得平息了这场风波,35日继续行程,离开新加坡,8日抵达古晋,住一个星期后,再到诗巫,船泊“黄师来”地方,这处地方原本是没有名字的,就因为纪念黄乃裳带领农工到此开发的缘故,后来才替它起了这个名字,其中古田籍的农工200人在此住下,其余闽清籍的迁往诗巫。

19019月,黄乃裳向砂拉越拉惹领了一万元交给力昌要他回国带领第三批的农工来工作,不料他返回福州后,竟然带了一个妓女逃到台湾去,却写信给黄乃裳说他在香港上岸时,搭电船给风浪翻卷落海,财物尽失,黄乃裳不得已,亲自再行回国,在19022月间,再招募了农工540人,其中的张公彬、丁明鑑、黄期望、陈希贵、刘耀西等后来也都成为名流,624日由福州启程,71日到古晋,3日到诗巫,这一批人在船上因为染上了霍乱症,死去四个人,本来应该还有536人才对,但是另外的一个记载则是511人,到了诗巫之后,经过了一个月的安顿,才平静下来,农工们安心地去开垦他们所分配得到的土地。

新珠山以前也是没有名字的,这地方因为是福州人最先到达的地方,也是开垦诗巫的发祥地,所以叫它为“新珠山”,黄乃裳最先在这地方盖搭了六间房舍以安置第一批到达的农工。

农工们到了诗巫之后,初期种植榖物、蔬菜、番薯,生活极度辛苦,适逢流行痢疾死去37人,初期开垦的三年内,一共死去75人,因耐不住苦而逃去古晋和新加坡、马来西亚的也有几百人,逃回祖国的也有百多人,仍然在垦场继续奋斗的只有六百多人。

黄乃裳向拉惹借贷的款项共有两次,除了合约中的三万元之外,还多借了一万元,四万元都花在开垦上,还欠其他人很多债,到了1904年,他借拉惹的四万元还没有还清,拉惹认为税收不满意,要黄乃裳在垦场中种植鸦片,黄乃裳不肯答应,同时又欠了存爱医生一大笔的农工医药费,种种原因,他的经济环境极端恶劣,拉惹一怒之下,竟然要他离境,黄乃裳无可奈何,便在1904年的6月底,携眷返国,永不再来,垦务由美籍的传教士富稚各承担。
黄乃裳返回福州后,到1942922日病逝于原籍寓所,享寿76岁,他生于闽清县六都湖峰乡,时为18496月,至于是哪一日,则找遍了好些资料仍然没有一个确期,他童年时在私塾读书,到了18岁开始信奉基督教,19岁便开始做传道的工作,一直到45岁(即是1867年至1896年),都在教会中工作,一面学习英文所以中英兼通;致力于翻译,46岁时应乡试,得了第30名报捷于乡中,49岁入京会试,被选为拔贡,后来又中了举人,1898年,那时他已经50岁了,清廷正在内忧外患的时候,他曾经8次上书痛陈兴革的办法,追随六君子倡议维新,8月,慈禧太后垂帘听政,六君子遇害,他因为参与新法有据,以革命党的罪名给抓入狱,如果不是为了这个罪名的缘故,也许不会逃命跑到遥远的南洋去,也不会干了“开发诗巫”这一番事业。

黄乃裳虽然在1924年死于原籍,但一直仍未安葬,时隔25年,方是入土为安,那个时候相当隆重,是用“省葬”的公葬仪式,由闽清县参议会发起。定期与1948518日公葬,福建省各地的故旧官绅,都不辞跋涉,到来参加执绋,筹备会也向船务公司预洽轮船,准备肩舆,分设招待站,以接待迎送宾客,乡间的男女老幼也争着要来参观盛典,虽然那个时候戡乱战事已逼近福建,人心惶惶,但是公葬仪式,还幸得以顺利进行,由李藩主祭,在肃穆庄严的气氛下完成,原议各乡镇募集干榖五六万斤拟作为建筑纪念堂的费用,因为战事告急,遍地烽火,终成泡影。好在公葬的事情还算及时举行,如果蹉跎再迟半个月,便可能永远不能入土为安了!

垦地初时种植的农作物,收入不佳,很难维持生活,到了1904年试种树胶,1906年大量种植,经过了几年艰苦的培养,适逢胶价高涨,每担可以卖七百多元,农工生活大有改进,大家都称树胶为“摇钱树”了!

跟着又种胡椒,也较有利获,开发森林,采伐木材,捕捉野生动物,渐次充裕,回想当初到这不毛之地的时候,水土不合,气候湿热,每天非冲三四次凉不可,白天里切戒睡觉,一睡热病就来,很容易丧命,当时有一句流行的话使人听来寒心,大意是说:“今天去葬人,明天给人葬”的惊语,可以想象当年人们与环境搏斗的情形是何等凄烈。

再说黄乃裳19046月底被逼返回中国之后,他也做过好些事情,首先到上海,和蔡元培、林森、陈其美、马相伯、宋教仁及当地各报的主笔,讨论推翻满清的革命大计,10月,负起到潮州各地鼓吹革命的任务;1905年到厦门,办《福建日日新闻》,宣传革命:19067月到过新加坡、槟城、爪哇,三宝垄鼓吹革命;1907年,在福州创立教育会,任会长;1908年在闽清县江南十七都乡设立高初等小学34所;1910年,在福州担任基督教青年会会长;1911年,担任福州英华、福音、培元三间书院的教务长,同时又任福建交通司长,兼政务院副院长;1916年在福州办《伸报》,这是他的第6次办报,以前的5次是《郇乡使者》、《星洲星报》、《左海公道报》和《福建日日新闻》;1920年,到广州任元师府高等顾问,1924年以肝病卒。

他死了之后,有关纪念他的事也很多:1949年闽清县中学所在地的万侯街改名为“黄乃裳街”,1958年诗巫新建的一条街也命名为“黄乃裳街”,1967113日,诗巫纪念“黄乃裳中学”开课。

他结婚过两次,元配谢氏,生两男(育东、育甫)两女(瑞瓊适林文庆医生),(淑瓊适伍连德博士),继室钱氏,生五男(包括育西、育个、育卓、育杰),两女(珊瓊、伍瓊)。
他的一生可以说是多彩多姿,饱经忧患,历经沧桑,舍己为人,任劳任怨,虽然艰苦多时,欢乐时少,却而自得其乐,今日诗巫得以繁荣进步,若非当日黄氏斧辟草莱之功,无以臻此。


年轻时期的黄乃裳


资料来源:《巴生福建会馆志略·文献》1982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